娛樂資訊丨肖戰《光點》打破付費數字單曲紀錄,流量明星撐起瞭數字音樂產業?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动漫视频网站_囗交口爆国语对白在线视频_亚洲综合在线视频自拍

馬瘦毛長蹄子肥,兒子偷爹不算賊,大傢好,這裡是小編兼段子手。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不讓大傢久等瞭,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

截至4月28日晚9點26分,肖戰的新歌《光點》銷售額突破億元大關,距離這首單曲發佈僅僅過去瞭四天時間。

圖片來源:微博

4月25日零點,肖戰更新瞭微博,將頭像換成瞭自己設計的新單曲的封面。與此同時,肖戰工作室發佈瞭肖戰的新歌《光點》。

新歌發佈被外界解讀為肖戰開始復工。但誰能想到,復工之後,肖戰再度站在瞭輿論的風口浪尖。先是4月27日,有人爆料稱何炅推薦肖戰參加《向往的生活》,隨即引發“427大爆炸”。肖戰在微博上回應此事:“給大傢添堵瞭,別傷害到別人!”工作室轉發表示,“請停止詆毀造謠! ”4月28日下午,肖戰工作室發微博辟謠網傳肖戰詐捐一事,發文稱:“你要為你說的每一句話負責任。”

伴隨肖戰復工的爭議,《光點》的銷量卻是一路走高。肖戰當下的處境激發瞭一部分粉絲的保護欲和消費力,4月25日當天,《光點》的銷售額突破6000萬,48小時內突破瞭7000萬。

圖片來源:數字專輯銷售數據網

人紅是非多,肖戰和粉絲的關系暫且不談,破億的銷售額著實令人好奇流量明星給音樂行業帶來的影響。

一個大的背景是,伴隨用戶付費習慣的養成,付費流媒體收入的增長是全球趨勢。根據國際唱片協會IFPI發佈《全球音樂報告2019》,截至2018年底,付費流媒體服務用戶數達2.55億,付費流媒體收入占錄制音樂總收入的37%。流媒體收入的增長抵消瞭實體收入下滑10.1%和下載收入下滑21.2%的影響。

國內數字專輯的銷售額也正節節攀升。根據騰訊音樂旗下由你音樂榜發佈的《2019華語數字音樂年度報告》,2019年是華語數字音樂的井噴之年,新發歌曲數量超過2018年近一倍,新發歌藝人數超過2017—2018年的總和,不僅在規模上實現瞭爆發式增長,全年數字專輯總銷售額也同比增長154%。

銷售額大幅提升背後的一股重要力量正是流量明星的粉絲們。根據上述報告,肖戰入選瞭2019年的年度十大歌手,這項評選的指標主要是由你音樂榜上全年歌手上榜歌曲成績。而入選年度專輯銷量前十的歌手則幾乎清一色都是選秀出身的流量明星。

圖片來源:《2019華語數字音樂年度報告》

在國內,數字專輯的出現暗合瞭粉絲經濟的邏輯。因為比起實體專輯,數字專輯銷量和銷售額所轉化成的數字可以更直觀地體現粉絲的購買力和對偶像的支持,而音樂平臺也據此設計出瞭各種可以刺激流量變現的玩法,雙方可以說是你情我願。

榜單上的最高銷量也不斷被刷新。從2014年的第一張數字專輯《哎呦,不錯哦》開始,截至2019年,每年全網第一的數字專輯的銷量以平均超過83%的年復合增長率持續高速增長。在去年蔡徐坤登頂以前,數字專輯銷售額的冠軍還是《周傑倫的床邊故事》,這張專輯從2016年6月24日發行之後三年間屹立不倒。

直到2019年7月26日,蔡徐坤發行全新EP《YOUNG》,隨後QQ音樂官博發佈消息稱,這張EP以 1分21秒的時間獲得從“金唱片”到“殿堂金鉆唱片”9個等級認證,創造“雙鉆石唱片”和“殿堂金鉆唱片”2項全新平臺紀錄 ,上線即刻登頂QQ音樂巔峰暢銷榜榜首,斬獲日榜、周榜、年榜第一。7月26日下午18時,僅用瞭8個小時,《YOUNG》已經登上QQ音樂數字專輯榜首的位置,一舉超越瞭張藝興、李宇春、周傑倫等人創下的排名記錄。2020年2月,這張EP的銷售額破6000萬。

今年3月,華晨宇的單曲《好想愛這個世界啊》銷售額也突破瞭6000萬。

在隨後的半年多時間裡,榜首的銷售額已經接近翻倍瞭,這次肖戰僅僅用瞭四天時間,銷售額便突破瞭億級大關。

微博上有人調侃說,去年IFPI統計出的全球單曲冠軍《bad guy》銷量才1950萬張,肖戰的單曲成績如果上報給IFPI,說不定都可以直接競爭全球年度冠軍瞭。

人們之所以不認可流量明星的專輯銷售數據,是因為歸根結底這是一場粉圈的自嗨,銷售額無論多麼光鮮都不能直接和音樂水準以及大眾傳播度掛鉤。粉圈邏輯和資本共謀還導致瞭音樂排行榜遭人詬病。音樂人鄭鈞就曾在一檔訪談節目中發表過自己對當下音樂作品的看法,“所有的排行榜公信力都崩瞭,就首先你這完全沒辦法選擇,因為它給你選好,放你面前,是讓你惡心的菜,你沒得選,隻能吃這個”。

但肖戰粉絲們的訴求本來就不是作品的音樂性,他們的目標就是砸錢沖銷量,這些銷量更重要的意義是轉化為愛豆商業價值的一部分。為瞭鼓勵粉絲們多掏錢包,肖戰數據站對購買10張專輯以上的粉絲提供周邊或雜志的福利。在那條微博下面,已經有粉絲曬出瞭自己購買1105張專輯“聊表心意”的截圖。

圖片來源:微博

這些行為在不瞭解粉絲心態的人看來自然很難被理解,但這也正是我們這個日益割裂的世界在音樂上的體現。

互聯網改造內容行業制造瞭“圈層化”的概念,如今在聽歌這件事上,你可以選擇支持你的愛豆,我可以聽我愛的網絡神曲,他也可以聽民謠和說唱,活在各自的圈子裡,“主流”的概念正日益淡化,圈層之間在審美上的差異和相互之間的不理解卻也日益擴大。從李榮浩說“音樂不分高低貴賤”到楊坤最近評《驚雷》,有關音樂審美鄙視鏈的話題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迎來一次集中討論。

不過如果拉長時間線來看,我們也許還是應該樂觀一點,畢竟從整個音樂產業的發展來說,當下的音樂行業雖然不及唱片黃金時代,但還是比之前很長時間要好一些。

一方面,音樂版權逐漸規范,再加上各大平臺的激烈競爭,版權的價值越發得到重視。2017年,騰訊以3.5億美元及1億美元股權取得環球音樂獨傢版權,同年,網易雲音樂以2000萬元的價格拿下瞭樸樹專輯《獵戶星座》的獨傢版權,創下單張專輯版權的最高紀錄。另一面,原本邊緣求生的小眾音樂人如今也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展示作品,積累粉絲,隻要有好的作品,養活自己不再是難事。

而放眼世界,粉絲砸錢給偶像撐銷量並不是中國音樂產業獨有的事。國際唱片協會IFPI公佈的2019十大暢銷專輯中,排在第三位的是防彈少年團(BTS)的專輯《MAP OF THE SOUL: PERSONA》。這張專輯在Billboard200榜單上曾連續上榜11周。

在客觀上提振瞭中國數字音樂產業的粉絲又有什麼可被責怪的呢,或許,國內音樂從業者真正該做的並不是鄙夷粉絲撐起的巨額數字,而是應該思考怎麼讓音樂的水準盡可能配得上這些數字。

欲要知曉更多《肖戰《光點》打破付費數字單曲紀錄,流量明星撐起瞭數字音樂產業?》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

本文來源:娛樂 責任編輯:佚名